复工复产!包机空运!汽车零部件企业纷纷按下“自救”加速键

发布日期::2020-03-16信息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字号:[ ]
  汽车零部件,可能没想到过会像今天这样,受到空前关注。

  “CK227,起飞!”3月11日早8点,一架满载汽车零部件的东航波音747货机从上海浦东机场飞向美国芝加哥,这是国内零部件企业为美国通用汽车包机紧急运送的汽车零部件。

  3月9日,从武汉发出的满载汽车零部件的41074次列车也到达长春,及时为一汽轿车等整车企业连续生产“输血”。

  近期,在疫情阴云笼罩下,从国外到国内的整车企业都在为零部件的“断供”感到焦虑,FCA、现代、一汽轿车等车企就因零部件一时断供而暂停生产。

  复工!复产!武汉捷众、延锋饰件、东风模冲、神龙备件、通用PDC备件等湖北省内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已经获得批准从3月11日起陆续复工。湖北之外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在做好防疫的同时,正在加速有序复工复产。

  “不减产、不延期、不涨价!”

  “员工一时难以到齐是最大的问题之一。”武汉一家零部件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武汉及湖北的复工,需要省、市防疫指挥部对单位申请进行审批,批准之后企业给员工发通知,员工还要在所在小区开证明,再填写返岗申请,如果在武汉外要返回武汉,还要在所在地开通行证,然后凭健康码开健康证明,手续齐全才能返岗。“这是防疫需要,我们充分理解。”上述人士表示。

  尽管存在人手不足的难题,汽车零部件企业还是纷纷全力以赴,按下复工复产“加速键”。

  在湖北之外,东风零部件公司旗下上海弗列加滤清器有限公司、湛江德利车辆部件有限公司、苏州东风精冲工程有限公司等多家单位已复工。上海弗列加滤清器有限公司6条生产线全面开动,日产滤清器产品5.28万件,能满足上汽通用、陕汽、康明斯等开工客户的需求。东风延锋盐城汽车饰件系统有限公司的3条生产线全面开动,产能已全面恢复。上海东风汽车专用件公司从冷成形到热处理等工序全线贯通,工厂开工率接近83%,已投入生产15个品种零部件。

  位于深圳的航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是智能网联、汽车电子的重要供应商,目前由于部分员工尚未返岗,导致复工率不高。按期交货,困难重重。“虽然面临不少困难,但航盛电子依然向所有的海内外客户承诺不减产、不延期、不涨价!”航盛电子董事长杨洪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来为了海外订单能按时交付,航盛电子将原计划的海运订单改为空运,物流费用额外增加1000多万元。

  遭遇困难的不止航盛电子,但是努力克服困难正在成为零部件企业的实际行动。“由于为东风集团开发的电控悬架项目交货时间延迟,我们的生产经营及全年目标将受到影响,同时也会拖慢我们的股权融资工作,造成现金流更加紧张。”浙江孔辉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总裁郭川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在电控悬架技术方面,孔辉公司的水平站在国内前沿,虽然国内起步较晚,但价格比国外要节约60%以上,服务的便捷程度要优于国外。目前,孔辉公司2月17日复工以来,智能电控悬架系统的生产进展顺利,年产将达到15万台(套),居国内前列。

  “为特斯拉供货的上海工厂已正常开工。”均胜电子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均胜电子及其位于上海临港工业区的子公司均胜安全系统有限公司都已成为特斯拉的零部件供应商,复工以来虽然短期人手不足,但总体进展顺利。目前均胜电子与均胜安全两大业务板块共获得特斯拉价值75亿元的订单。

  “近来,随着国内汽车零部件企业有序复工,复产率不断上升,极大缓解了汽车产业链‘断供’之忧。”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

  “薪酬与市场效益挂钩”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包括零部件企业在内的众多企业春节假期延长、复工复产推迟、员工返岗不足等不利因素叠加,企业仍在想办法自救。

  “员工工资不能停发,再加上原材料采购成本、流动资金不足,还有悬而未决的物流运输等,都是我们面临的难题。”武汉一家汽车零部件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说,近期也在与员工沟通,等待复工的通知,希望整车企业的欠款能及时到位,否则资金困难会带来一系列问题。

  面对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一些零部件企业正在努力挽回损失,而部分企业的降薪备受关注。

  “员工的薪酬跟经营同向挂钩。”正如上海汇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向记者所言,上海汇众是上汽集团旗下的汽车底盘系统生产企业,是上汽大众、上汽通用等整车企业底盘系统的骨干配套供应商,近来,根据上汽集团的安排,将从3月份起对员工税前月收入下调22.2%。

  而上汽集团旗下与通用合资的泛亚技术中心据称还要出台裁员方案。根据方案,该中心全体员工今年有被动离职率要求,管理岗位也将有3%淘汰率。此外,该中心还暂停了所有晋升、招聘,也取消了加班费。员工个人工资分为固定工资和绩效工资两部分,其中绩效工资占比30%,个人绩效和公司效益都会影响工资。据悉因2月份绩效不好,3月份工资I岗以上绩效工资将削减三分之二,G岗及以下绩效工资削减一半。

  其实,近期国内整个汽车产业链都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威马汽车砍掉了年终奖,优信出台部分员工待岗和降薪双重举措,大搜车裁员。中国的零部件企业也在想方设法进行自救。

  “我们正在研究是否调整薪酬,调整不是目的,齐心协力靠实干尽快度过难关才是目的。”杨洪表示,近期受疫情影响,包括可能有营收下降、各项成本上升、现金流紧张等问题,航盛电子将尽快出台对策,尽最大可能规避风险。

  “我们目前还没有调整薪酬的计划,但还是要看接下来的市场及效益情况。”郭川说,目前企业面临的主要困难是虽然自身复工,但是上下游还不能恢复到春节前状态,现金流方面也存在隐忧。

  此外,还有些零部件企业正在靠科技的力量减少市场的负面影响。广东明池玻璃有限公司年前建成的智能化生产车间刚投入使用,只需要几个人,就能完成以前几十人所做的汽车玻璃前处理、热弯、合片、包装等环节。国内民营汽配行业500强之一的华翔集团,近来复工后紧急启动智能制造生产线,赶制出口订单,“我们将尽最大努力满足世界500强客户的出口订单需求,努力维护‘中国制造’守合同、重信用的国际形象。”华翔集团副总裁张杰告诉记者。

  根据市场需求,还有的零部件企业先后推出适应市场的新产品。东风、广汽、吉利、比亚迪所属的零部件子公司都紧急研发,推出了N95级别的汽车空调滤芯。广汽自主研发的超N95级别滤防系统的埃安健康座舱,包括远程一键杀毒、双重保护技术,并优先供应湖北地区特别是武汉的车主。近日,首批埃安健康座舱已送达湖北并为当地车主免费升级。

  业内认为,无论是降薪还是靠科技手段自救,企业自己跟着市场走的自选动作无可厚非,当然,大家都希望疫情尽快结束,汽车市场能迎来一波反弹,收获良好的效益,薪酬也有望回升。

  “希望有更多务实政策支持企业”

  零部件企业期望有更多的扶持政策落地。杨洪认为,在疫情带来诸多不利因素的情况下,除了企业自身的努力,包括社保、税收、金融优惠等政策的支持很有必要。

  出于这种实际需求,有关部门紧急出台了一系列新政策来支持企业。2月18日,商务部印发《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做好稳外贸稳外资促消费工作的通知》,提出支持有关企业有序复工复产。2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广第三批支持创新相关改革举措的通知》,其中从金融创新、管理体制、产权保护、人才激励等方面提出20条措施,为包括零部件企业在内的所有企业带来利好。3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进一步精简审批优化服务精准稳妥推进企业复工复产的通知》,要求各地要为推进全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提供服务保障,建立健全企业复工复产诉求响应机制,消除企业后顾之忧。

  对于各级政府的政策,零部件企业反映良好。“总体来看,近期各级政府的一些新政策为企业带来实惠,如我们浙江孔辉公司所在的湖州市,可以为企业免除三个月房租,以及贷款利息三个月优惠等政策。希望后续还有其他利好企业的务实政策。”郭川表示。

  与此同时,零部件企业也对各级政府的支持感到欣慰。在山东广饶,前段时间多家轮胎企业相继复工,但当地的物流却未完全恢复,有产品却运不出去成为令企业头痛的一大难题。“目前,多数以轮胎运输为主的物流公司还没有全部上班,同时因防疫要求,司机返回广饶需要先隔离14天。”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轮胎企业人士告诉记者,随着地方政府与外贸中间商的沟通协调,这一问题正在得到解决。

  目前,随着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齐头并进,零部件企业生产日益向好。因为不惜代价采用空运保证按期交货,航盛电子收获了新的订单。此外,陕西法士特汽车传动集团公司近日也接到来自沙特超过1500台变速器订单,为一季度企业生产经营注入了新动能。

  “不仅有政策的支持,而且最为可贵的是有零部件企业自强不息的实干精神,相信国内零部件企业将度过难关,迎来新的春天。”杜芳慈表示。